我在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即進入家庭,為了五口生活,我幾乎是從早做到晚、又從晚做到清晨,不論是家庭代工、工廠輪值、家管幫傭,只要能補貼家裡經濟的工作,再苦再累我也會接下來,也因為如此的過度操拼,偏頭痛不到三十歲即找上我,讓我幾乎夜夜難眠,而更難過的是,不用「通樂」即無法順利排便,這樣的日子也過了快二十年。

一向不喜歡讓家人操心的我,一直用超人的姿態在老公、小孩面前出現,但因為長期的身體不舒服,以及強顏歡笑的個性,讓我的臉有如撲克牌。猶記得女兒在讀國小時,有次和同學在家附近玩,我一如往常般地坐在牆外的矮凳上做手工,女兒同學因為不小心靠到我的身軀,竟因為抬頭看到我的瞠目大眼和嚴肅的撲克表情而嚇到立即跑回家,而自己仍是完全無知無覺,直到多年後在一次母女的談心過程中,女兒才向我提起此事。

固執、好勝、壞脾氣、不服輸的個性,看在女兒的眼中一直有著很大的親子疏離感,而女兒也沿襲了我的許多不好的性格,然而從小看到大的女兒,卻在進入太極門練功後有了很大的改變。

sherbqls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